這兩天有個芳齡26歲的台灣女作家自殺死了。Facebook feed一直在推,我每看一次的時候,由於她的名字跟我只差一個字,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感覺好像在看自己的訃聞被新聞報導一樣,感覺怪怪的。

深入閱讀一下,新聞中的她,出身於一個富裕的醫生家庭,父母雙全,家有兄弟,人長得漂亮又會讀書,簡直擁有了人生勝利組的標準配備。偏偏年紀小小13歲就遇上一個死變態佬——一直敬佩的老師強暴了她。

她的羞恥感大到不敢作聲,甚至誤以為自己是愛上了這個誘姦犯,最後患上了重度抑鬱。一個美好的少女的命運就如此崩離。經歷了十年的治療,中間又斷斷續續地復發。她將自己的心路歷程寫成小說,小說好像也賣得不錯。去年才剛剛結婚,今年就死了。

死了。故事完了。The end。

這樣的事,實在令人對命運無語。我在想,她無法控制自己遇上死變態佬的命運,但後來呢,後來的種種,是否可以改變的呢?為什麼就這麼死了呢⋯⋯?

要從一段巨大的創傷中走出來,的確難,很難。像死者那樣,有時候覺得活著比死了更痛苦,破碎的身心無法與外界溝通,假裝正常假裝完整,但腐爛的傷口卻一直沒有改變。一直沉溺下去更危險,就如同溺水的人,氧氣用盡的時候,就只能說再見。

遇上這種事,你就會發現身外之物甚麼都是浮雲,家世美貌財富甚麼也救不了你。死者的父母礙於面子,把女兒偷偷摸摸送到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去醫治,這讓她更加羞恥,更加不敢坦白一切。

我常常覺得現代父母最大的問題是,忘記了把孩子培養成一個身心健全的人。相信大多數的父母帶孩子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是為了讓她可以看看這個世界,經歷酸甜苦辣的美好人生。

當我的孩子也是一個女兒的時候,我也會擔心。作為一個女兒身,自己成長這些年也懂得作為一個女性在這個世界生存會遇到的各種問題。

我希望在她小的時候便能給她適當的性教育,學懂劃清身體的界線保護自己,遇到題不要怯懦。讓孩子有最基本的安全感和自尊,不要養成一個討好父母討好別人的習慣,將來不要被別人情緒勒索。在遇上問題的時候,父母能夠成為她值得信賴和傾訴的對象,受到傷害和挫折,懂得自我療癒,有從低谷反彈的堅韌生命力。

一個孩童能學會好好做人,個性樂天,性格堅毅,品德良好,身心健康已經不容易。

Advertisements

是日感悟

是日感悟:
人活到一個年紀,不多不少都會有一套屬於自己的價值觀,甚麼是對,甚麼是錯,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甚麼是應該,甚麼是不應該。這些價值判斷左右了我們如何面向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決定,而最終人生就是無數大大小小決定所得出的結果的總和。
這些價值的判斷可能來自父母,來自宗教,來自社會群體等等,像一套羅盤,指引你如何在海中航行。
我想說的是,你有你的羅盤,但海洋本身不會因為羅盤的大小或指向而改變。羅盤或者方向是你所賦予的意義,方便找到自己的路,但海洋的存在本身,並沒有東西南北之分。
同樣,每天發生在生活中的事情只是發生了,我們的價值觀去不斷在幫我們判定它是好是壞是對是錯,這些價值判斷是生活中躲不開也少不了的,但往往也成為了一種執念,左右了對事情的觀感與情緒。
每一個發生,都只是經過。可以是對,也可以是錯,是好也是壞,也可以是不好不壞。但事件本身是沒有意思的,直至我們如何去解讀去判定它。任何決定都可以有積極性,同時亦具有毀滅性。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判斷一件事當中,除了是非黑白得失這些直白的二元對立之外,還可以看出更多其他的可能性。
補充一點,海洋是流動的,生命也是。今天的你認為是好的,明天可能發現不那麼好,今天你覺得山窮水盡,明天卻發現柳暗花明。你認為一定對的,其實有時候也不一定對。老掉牙的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下面還有一句塞翁得馬焉知非禍。
放下執念,看待事物會更寬闊。

Slam Dunk

產假賦閒在家,說好的38周出黎玩並沒有出現,出現的只有半夜睡不好以及坐骨神經痛。文青楊兩全的一段字,觸發我重新看一次slam dunk。仍記得第一次看slam dunk是和表哥表弟們在一起,那時我其實並不太懂得其中的意思,但也隨著他們一起大叫大笑,彷彿自己也懂得甚麼是籃球。
後來五年級還是六年級體育課要學上籃,作為一名死肥妹,眾目睽睽之下,手腳根本無法協調,挫敗感讓人提不起勁來。
到了中一那年轉了團契,團契裡很多打籃球的男生女生,然後每個星期的活動少不了是到球場打籃球。一整個夏天差不多每天都在球場裡渡過,永遠穿著XL T-shirt和波褲,與男生無異。
那個暑假,我高了整整11cm,臉和手腳黑成一截截,肌肉常常酸痛不已,頭髮又短又硬,醜不堪言,但心情卻無比暢快。跟隊鬥波,苦練射球,由雙手投籃開始,但左右手出力不平均影響命中率。於是苦練單手投籃,然後右前臂明顯比左手粗壯,於是又再苦練左手。真不知道是哪來的意志。
後來在學校裏,甚麼女子籃球比賽都會有我的份。和女孩子打籃球真的一點也不好玩,最後總是一堆人在搶一個波,但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學不會庶民上籃的死肥妹了。
中四打後開始用功讀書,很少再打籃球。直到大學,仍會有男孩子拗手瓜左右手都輸給我,結果那人大受刺激,加入中大艇隊變了筋肉人。
Slam dunk動畫永遠停在全國大賽之前,櫻木負傷打敗山王後,湘北最終也沒有得到全國大賽冠軍。晴子最後好像也沒有和櫻木在一起,完全沒有谷阿莫所說的主角威能。老公默默說,這才是神結局呀,青春就是要充滿遺憾。
其實,充滿遺憾的不只是青春吧。是枝裕和執導的《比海還深》劇本裡第一句就是:我們都沒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
是啊,或者我們都沒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但至少永遠不要成為自己曾經討厭的那種大人。一步一步,總有一天我們會成為理想中的自己。櫻木那句對白,現在重看特別有意思,「老頭子,你最光榮的時刻是甚麼時候?我只有現在呀。」
楊兩全原文如下:

//很久沒打籃球了。中學時期一起打球的大叔,依然在打,射術依然精準。一樣的勾手,一樣的射姿,歲月彷彿在他們身上停住了,但其實每一球都是歲月。又有新一班中學生在打球,kobe的球衣,換上curry的了。以前十幾歲的時候,跟二十幾歲的人打球,總覺得自己打多十年八年,一定會比他強。現在才發現,能夠打回十幾歲的水準,就已經很好了。這時就想起櫻木花道問老頭子的一句話:你最光榮的時刻是什麼時候?我只有現在呀。//

反省

燥熱與胎動在半夜翻滾醒來,覺醒的意識令微小的聲音也變得清晰且巨大,忽然一切異常清晰澄明。在我身旁的沉睡的J,呼吸聲一起一伏悠然綿長,令我感到十分安穩。

黑暗中睜開眼,脫離了日常,想到過去現在未來。有人說,每七年,人體的全部細胞都已被更新,物理上,你已經跟七年前的你毫無關係。但莫說是七年前,每年每月每天都發生那麼多人和事,瑣碎的深刻的,如高速列車沿路的風景一樣,出現然後淡出,就算是兩三年前的事,也已是遙遠而又陌生。

而當下也會成為過去,沒有靈魂地活著是對生命最大的浪費,諷刺的是沒有靈魂地活著似乎更為容易。我們沒有多少空間去專注地感受生活,或許因為太多聲音,太多干擾,或許是太過粗心大意。每個決定的當下,有時我們並不真正懂得那是一種怎樣的意義,然而在回頭看的時候,才慢慢摸清楚甚麼是幸福的輪廓。

譚仔

http://youtu.be/j5FxMGqzDbA
仲記得寒武紀咁耐年前去食譚仔,16蚊就落到樓。會考係保安道溫書,肚餓就去譚仔,同fd子share一碗39蚊嘅過橋米線豪食,都係廿蚊有找。
果一年係台式餐廳做暑期工,20蚊一小時,有時番6個鐘有時番12個鐘,一個月有4000幾蚊。半夜一點幾收工,無車搭,如果飛的半日白做,就由尖咀一路行番屋企,由一開始行個半鐘,去到後來45分鐘就行到番屋企。青春就是有無限體力。然後放假就可以同fd子豪食譚仔,叫埋勁多小食。
知識就是力量,去到Form6已經可以幫人補習啦,補習真係一個唔錯嘅收入,供書教學到我U Grad。但係補習同補習之間,除了麵包同檸檬茶,最最satisfying嘅都係食譚仔。
畢左業做野之後,周圍番工食野好L貴,諗唔到食咩就食個譚仔先。到宜家一條友食譚仔都要成四五十蚊先埋到單,媽呀,真係回憶像鐵軌一樣長。

Alessia Cara

My Recent Favorite – Alessia Cara

Alessia 96年生,今年20歲。

13歲起在YouTube post自己的歌。樣子不是特別漂亮,但唱作才華無可否認,不過對我來說,音樂比樣更重要。

一個爽朗的男仔頭的女生,有點瘋癲,有點個性,有點年輕特有的憤世嫉俗。

聲線簡單直接,感染力很強,唱的就是青春的態度。

去年憑HERE一曲大熱,她承認那就是她自己的心聲,躲在派對一角,不太享受跟一班bitches廢UP的心理狀態。

“Here” is unapologetically autobiographical: “‘Here’ is a true story,” Alessia confesses. “It’s a party song, but really it’s the complete opposite of a party song. It’s absolutely me; it shouts out the person in the corner of the party, looking around uncomfortably. I feel like this song narrates what the wallflower is thinking.”

Know-it-all大碟,貫穿了這種風格,Outlaws / Wild things / I’m yours, 簡單直接,吐一口烏氣的感覺。

單曲 My Song / Wild Things 個人非常喜歡。 整體感覺,一個字,爽快

預感

回顧過去數年的變化,才發現這幾年間我轉變很大。

畢業後的自己,真的常常對生活失去控制,連帶影響非常深遠。

我以前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好像大部分時間都相當準確,迷茫的時候,對未來也有種種預感,後來發現全部都錯了。幸好是錯了,以前悲觀的我總是往壞處想。

走到這一步,才真正明白,從前急趕著人生的腳步,希望快點畢業希望自己快點事業有成希望離開香港離開家裡,其實沒有真正懂得體會當下。

而如今我最大的滿足感,並不是來自於甚麼個人成就(其實沒有)或工作上的順利與否,而是真的來自於美好的家庭生活以及我的另一半。感謝他總是讓我感到溫暖。

對於即將迎接新生命的到來,我打從知道開始,心裡便莫名地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與滿足。沒有絲毫的擔心,只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霸氣。所幸是整個過程到現在都很順利,希望一切平安。

感謝上天,賜我這一切。